母亲失智后关係似妈又似姐

2020-07-18 541次浏览 664个评论
母亲失智后关係似妈又似姐(八打灵再也讯)珍妮弗黄(Jennifer Wong)的母亲锺丽群(人名译音)是一名失智症中风患者。8年来,介于兄弟妹间,珍妮弗是家中照顾妈妈的主心骨,她曾因为不堪工作及照护压力,而在公司失控吶喊,还好最后找到马来西亚阿兹海默症基金会(ADFM)的日间照护,终在压力的隙缝中找到属于自己生活的空间。锺丽群是于2009年2月患上轻度失智症和中风。在这将近三千多的日子里,她与母亲密切又疏离地生活着。且听她娓娓道来在母亲患失智症后,生活与相处的经验。珍妮弗说,她的母亲就属于那种“无忧无虑,开开心心过日子”的病患。电话轰炸 每5分钟1通在珍妮弗还在工作的时候,她的母亲每隔5分钟就会拨个电话给她,问同一个问题──“今晚去哪里用餐”、“你在哪里”、“你几点回来”。刚开始她还很耐心地回答,但日子久了就倍感压力。她说,母亲每天电话量很大,家里每月的电话费约1000令吉。面对母亲这种重複又重複的拨电轰炸,有时,她会失去耐性,很不耐烦的提高声量回应,却惹起同事讶异地问:“为什幺你这样跟母亲说话?”为方便母亲联繫,珍妮弗将自己、哥哥和弟弟的手机号码输入住家电话里,方便她母亲只要按1号键,就能直接拨电给她。如果找不到她,母亲就会按2号或3号键,逐一找她的哥哥和弟弟。吶喊纾解压力之前,珍妮弗在英国驻马最高专员署上班,需要经常往返英国,工作加上母亲患病的压力,让她蜡烛两头烧。终于有一天,她忍不住站在办公室二楼,打开窗户,对着窗外吶喊纾解压力,结果引来公司守卫上来探看个究竟。照顾失智的母亲日子不易过。由于哥哥和弟弟各有自己的家庭,妹妹也远嫁印尼,只有珍妮弗跟母亲同住,照顾她的担子自然而然落在她的身上。当珍妮弗在家时,她会像小孩子般不断地重複问同一个问题,珍妮弗就套上耳机假装在听歌,其实没播放任何音乐。她母亲在旁会一直问:“你听到我说什幺吗?”见珍妮弗没有回应时,就默默的不再追问了。珍妮弗说,母亲患病后,记忆力深受影响,眼前刚发生过的事,她全记不牢,可是她们小时候的事她可记得一清二楚。她笑指出,她母亲也不是一直糊涂,有时候反应也挺敏捷。拒绝挂牌穿纸尿片为了避免母亲外出时迷路,珍妮弗尝试给她挂上附有电话号码的牌子,可是她拒绝不挂,除非神经科医生开口,她才乖乖挂上。现在珍妮弗不让她外出,也甚少挂上这个电话牌子了。珍妮弗说,她母亲也曾经拒绝穿上成人纸尿片,“她会将纸尿片清洗一遍,结果尿片里的纤维材料都掉在地上;之前的纸尿片无缘无故消失,让我怀疑都被她扔进马桶沖走了。”“母亲的活动能力有时候也会出乎人意料的。”说到这里,珍妮弗哭笑不得。之前的凌晨3时,她母亲出其不意的打开车门,结果汽车警报器响起,吵醒了左邻右舍,当时珍妮弗还以为是野猫碰触到警报器。她说,幸好邻居知道她母亲是一位失智长者,也很谅解的没投诉。原来珍妮弗的母亲已将行李搬入车内,準备驱车前往火车站,自己搭火车回怡保,可是却想不起家里的钥匙放在哪里,没有办法打开铁门。珍妮弗表示,母亲这一举动提醒了她,索性就把汽车钥匙藏起来,避免重蹈覆辙。不会数学题 算钱却一流珍妮弗说,她父亲是一名牙医,母亲是他的助手,负责收银工作,她对金钱是敏感的,如果你问她“2减1等于多少?”她没有办法回答,可是你换个方式问:“2令吉减1令吉等于多少?”她可以马上给你答案。珍妮弗曾经逗母亲:“我向你借了2016令吉,现在还你1932令吉。”她反应很快的说:“你还欠我84令吉呀!”珍妮弗母亲爱看中文电视台,趁她瞌睡时,珍妮弗就转去英文台,此时她母亲会突然甦醒过来,问:“为什幺你要转台?”虽然失智症让珍妮弗母亲丧失近期的记忆,但是她的语言能力还是很好。珍妮弗表示,她母亲能讲流利的英语、国语、华语、广东话和客家话,她自己也没有料到原来母亲的国语比她讲得还要好。珍妮弗小心翼翼地侍奉着失智的母亲,有时候,她母亲会把珍妮弗和阿姨的身分混淆。她搞怪的说,“当妈妈把我视作姐姐时,我会安排她做些事,如果她把我当女儿看待时,我就没有办法‘制服’她了,她会反问:‘谁是你的母亲?我是你的母亲呀!’”这时,她的妈妈可一点也不含糊哦!ADFM提供5天日间照顾服务,珍妮弗白天把母亲安置在这里,每天接送她回家。这样的一个安排,才能让珍妮弗在百般忙碌与压力中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小绿洲。每4秒1人失智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全世界约有超过4750万的失智症人口,比西班牙的人口还多,2050年预计会增加至1亿3150万名。2015年,全球有990万名失智症新增病例,每4秒就有一人罹患失智症。有鉴于失智患者人数快速增长,目前也尚无解药,加上全球高龄化趋势,大家重视的往往是患者本身,想尽办法提升失智患者的生活品质,可是却忽略了照护者本身的生心理的负荷状况。照护者在失智者的生命力扮演着重要角色,他们不为任何利益,不分昼夜留守在失智者身边,用他们的健康、精神和时间换取家人延续的生命。在整个照顾过程中,他们超出了一般人所能负荷的力量,他们更需要别人的关注和关怀,以避免延伸各种问题。设全国照护者支持网络ADFM主席拿督严启基指出,ADFM设立的照护者支持小组对照护者来说是重要的,ADFM每个月都会举办分享会,从经验分享中让照护者知道他们并不孤单。“失智症是没有任何药物可以治癒的,当有一家庭成员患上失智症,你不能只是单靠书本找寻解决方法,而是走出来与众分享你的经验,以纾解你的压力。”每个月ADFM也举办讲座会,提供民众关于失智症资讯,给需要的照护者参考。“不是每个州属都设有失智症支持小组,因为设立的过程并不简单,这是需要一群照护者、有医学背景的人、给予经济上支援的赞助人组织起来,因此我们成立‘ADFM全国照护者支持网络’(ADFM National Caregivers Support Network),只要点击admalaysia.ning.com网站,免费注册成为会员,即可获得关于失智症的一切资讯。”每年,ADFM也会举办2天1夜的“ADFM全国照护者研讨会”,目前已举办了3届,超过200位失智症病患在照护者的陪同下出席参与,现场提供失智症讲座和经验分享等活动。严启基指出,今年ADFM首次举办“失智症护理技能”训练课程,希望每年能够举办3次,提供照护者更多资讯和协助。‧2017.0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