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贫穷国家粮荒‧正面看待基因改造食品

2020-08-05 866次浏览 855个评论
解决贫穷国家粮荒‧正面看待基因改造食品(吉隆坡讯)基因改造食品是通过基因转殖的方式,把抗冻或抗虫的基因转移到植物里,让植物产生天然的农药,不被害虫侵袭,但是人们则认为天然的“农药”很恐怖,而且此举有违大自然。台湾中兴大学食品暨应用生物科技学系教授周志辉博士指出,基因转殖在自然界不断地发生,而且基因转移技术能够提高粮食产量和改善贫穷国家粮食短缺的问题,民众应正面看待基因改造食品。他说,基因转殖不只是用于农作物(抗虫),基因改造的“抗冻”效果也用于海产类。大西洋鲑鱼冬天的时候生殖能力慢,经基因改造,例如把抗冻蛋白转移鱼内的话,就能让鲑鱼长得更肥大。他解释说,基因改造食品售卖以前都必须经过许多的实验,除了安全性的检验,还要通过实质等同(Substantial Equivalence)的评估,也就是说,基因改造食品的营养价值必须跟传统食品(非基因改造食品)相同,最后才会被考虑是否能够上市和售卖。市售基因改造食品有限他指出,由于基因改造食品备受争议,生产和进口检验相当严格,所以,目前市场上可售卖的基因改造食品非常有限。“目前动物食品中,只有鲑鱼获准基因转殖,虽然有许多基因转殖的研究在进行中,但是,台湾政府都不允许农民种植或养殖基因改造动植物,只允许进口,目前基因改造的大豆、玉米大多数来自美国和中国。”如果说基因改造是违反传统或自然,其实不完全正确,因为植物基因转移是自然现像,过去一直都在发生。他比喻指出,每当生病感冒的时候,就是病毒把基因置入体内所致,所以植物也有相同的情况发生。受询基因改造食品仍受到可能危及人体健康等争议的问题,他坦承,每种食品都有“风险”存在,他可以理解人们基于风险因素而反对该食品面市(售卖)的举动。每种食品皆有“风险”但是,他指出,一些粮食短缺或贫穷国家必须使用快迅生产和有效对抗病菌的手段生产粮食,在短时间内获得收成和解决粮荒的问题。“贫穷国家的人民会在风险(基因改造食品)和饿死之间选择风险,而我们`吃饱了’当然可以选择不要有这个风险所以反对基因改造食品。”他说,目前有许多人(卫生组织)对市售的食品把关,他因此认为基因改造食品的风险还是很低的。他声称,食安问题可以被形容和传播得很恐怖,但是,只要理智去思考就可以明白事实并不如所说般恐怖。“但是,往往相信恐布的人越来越多,像爱听鬼故事的人一样,喜欢听又要怕,怕了之后又不见看到,但是又想听,食安也是类似的状况。”仅没农药化学残余有机食物非“药物”如果说要吃得健康,不想吃到农药或化学残余,有机食物是最佳选择,但是,许多人却把有机食物与抗癌划上等号,以为吃有机食物就能治疗疾病,这是错误观念。周志辉指出,抗癌和治癌的观念差不多,但是预防癌症和抗癌是两回事。“抗癌是针对已经患上癌症的病人,而预防则是指未患癌者,如果是预防癌症的话,不只是有机食物,有很多东西(食物和食疗)都可以拿出来讲的。”预防和抗癌是两回事他提出,在台湾,许多有机农民是为了保护土地,预防下一代受到这一代污染的理念而种植有机疏果,所以,有机食物只是没有农药的食物,并不是“药物”,没有治疗可能由农药(或化学物)引起的疾病或癌症的功能。“吃有机食物只是吃没有农药的食物,吃没有农药的食物顶多是不让(癌症病患)病情恶化而已,病人不会因此而获得治疗的。”他认为,如果遇到食安的问题,应抱着怀疑的态度思考,如果真的感到害怕,就儘量保持均衡的饮食习惯,而不是花时间和精神在偏颇特定食物或避免某种食品。精炼后清除毒素杂物质棉籽油可安全食用周志辉指出,棉籽油曾在台湾引起食安的问题,这是因为消费者把棉籽油造成不孕的模糊背景联想在一起所致,事实是棉籽油残留的棉籽酚才会导致不孕,而市售的棉籽油已经过精炼的过程,所含的毒素和杂物质都被清除,可以安全食用。脂肪酸比例辨真伪他提出,食油的检验是根据脂肪酸的比例来分辨真伪。曾有台湾商家取得便宜的棉籽油,因此找来专家计算橄榄油的脂肪酸比例,把棉籽油混合其他食油达到与橄榄油相等的脂肪酸比例,所以,混合油送检时得以过关。他说,食油标籤上并没有列出棉籽油,当消费者发现后先是指责商家造假,接着发现棉籽油导致不孕的背景故事,一连串棉籽油导致台湾生育率下降、毒食油等的食安问题接踵而来。他解释说,台湾法规允许混合食油的标籤只需要列出最多含量或成份的食油名称,混合食油内其他含量较少的食油可以不必列明,可是有许多消费者对此不知情,所以会指责商家在标籤造假。他提出,棉籽油因为有棉籽酚,有一些地区的人民因为大量使用而造成不孕,台湾的消费者为此把棉籽油和不孕连接在一起。“棉籽酚是黑色的,市面上售卖的食油都是金黄色的,可以说100%经过精炼,里面含有的毒素和物质都被清除。”棉籽油拥百年历史他声称,棉籽油是美国第一种商用食油,迄今有百年历史,而日本的棉籽油更是售价昂贵,因此,他认为消费者无需担心棉籽油导致不孕的问题。他提出,外国人对棉籽油有一定的认识,但是,台湾没有出产食油,大多引进国外的食油,因此对一些食油的使用感到陌生。由于许多食安问题出现在亚洲地区,许多不知情者因此感到恐慌。“因为不知道,还没有查清楚就先感到害怕。近年来就是不断有食安恐慌的氛围,导致越来越多的食安问题,其实,认真看待的话并没有想像的那幺多、那幺恐怖。”商业手段无科学根据勿信有“最好的食油”周志辉劝请消费者不要误信世界有“最好的食油”,更不要误信有“治百病”的食油,因为这些“神奇”食油只是商业营销手段,并没有实际的科学根据。椰子油棕油适合高温烹煮他指出,橄榄油和椰子油曾经被视为“最健康的食油”而受到消费者的追捧,事实是不同的食油有不同的脂肪酸比例,而橄榄油和椰子油未必就是最好的食油。他说,椰子油和棕油饱和脂肪酸含量高,可说是植物油中含量最高的种类,适合煎炸的高温烹煮。“如果使用橄榄油或饱和脂肪酸较低的食油油炸食物的话,经过约二次的使用后,食油就会开始氧化,如果继续使用就会变得越来越黏稠。”他建议一般家庭使用饱和脂肪酸较低的食油,这对个人健康,减少坏胆固醇(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LDL-C)的形成带来帮助。他劝请消费者不要相信世界上有“最好的食油”,因为每个地区生产不同的食油,大家会基于商业因素而“推销”自家出产的食油。如果担心吃到黑心油,又不甘心要吃到“最好的食油”,他建议消费者混合食用不同种类和品牌的食油,这样就可以吃出“平衡”。/良医‧特派:包素菡‧2014.1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