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要搜身可以不同意吗?

2020-08-05 158次浏览 567个评论

根据新闻报导,有警察在巡逻时,发现男子骑机车停红灯超越停车线。员警开红单时,发现该名男子身上有毒品前科,希望进一步搜索。男子虽口头上同意,但不愿签署自愿受搜索同意书,员警在过程中阻拦不让男子离开,过程长达三小时,最终在男子身上并没有查到任何违禁物品。事后男子愤而提告,检方认为该员警是以强暴胁迫方式使该男子行无义务之事,符合强制罪的构成要件,但因已用三万元和解,且是为了查缉犯罪,因此给予缓起诉并须支付两万元给国库。

可以不让警察搜?

我们曾经在〈想搜身就搜身!警察是不是想……?〉一文中,将搜索的各种类型做了初步介绍,现在让我们来注意其中的「同意搜索」。

同意搜索,顾名思义就是被搜索人同意警方或检方等在「没有搜索票」的情况下对他进行搜索。在我国刑事诉讼法的规範下,搜索原则上一直採取「令状主义」,也就是必须要有「搜索票」才能进行搜索,只是由谁开搜索票有了改变。过去认为检察官就可以开立搜索票,但也出现检察官自己开票自己搜的「球员兼裁判」情形,因此现行法採取法官保留,必须要法官开立才行。

然而,这样的原则出现了一个问题:时效性。在搜索必须要有搜索票的前提下,遇到十分急迫必须现场搜索的情形下就可能出现问题。因此,立法者在原则下开出了几种例外,让检警在没有搜索票的情况下也能进行搜索。而「同意搜索」就是这之中的一种。

同意搜索的要件,我们在〈滥用权力违法搜索,宪兵队还活在白色恐怖时代?〉一文中做过说明。简单地说,同意搜索必须要在受搜索人有同意权的前提下,基于自由意志同意被搜索,且这样的同意必须要在搜索前为之,不得事后补同意。也就是说,检警虽然可以在无搜索票的情况下询问受搜索人是否同意对他进行搜索,但受搜索人也有权利说不。如果受搜索人一定得「被同意搜索」,那以后乾脆都不要开搜索票好了,岂不是很荒谬?

因此在本案中,虽然口头上似乎原有同意,但后来改表示不愿意也不同意签立同意搜索的文件,因此还是要认为男子不同意。而且,人民本来就没有同意「被搜索」的义务,警察后来透过阻拦该男子离去的方式,强迫他一定要签同意书,自然就构成刑法上的强制罪。[注]

警察在搜索上的实务判断也是个问题

这起案件的另一个问题在于:警察凭什幺问男子给不给搜?

在谈这个问题前,必须要从我国警方常用的美国实务判断标準来说起。美国实务运作下,究竟怎样的情况可以盘查、怎样的情况可以搜索,是一个层级化的规範,可以用高低区分为下列三层:

    如果是「单纯臆测(mere suspicion)」,就只能进行背景调查。如果有「合理怀疑(reasonable suspicion)」,就可以进行盘查。如果有「相当理由(probable cause)」,就可以逮捕、搜索。

关于如何产生「合理怀疑」,在美国实务的运作上有以下原则可以参考:

    出于警察的观察。在犯罪现场的附近。线民的情报。警方通报。计画性的扫蕩犯罪。

本次的案件中,员警询问是否「同意搜索」,应属于第三层的规範,也就是必须要有「相当理由」足信被搜索人有犯罪嫌疑,才能进行搜索。但仅凭有查到毒品前科,应该不足以作为再犯持有毒品罪责的「相当理由」。

如果说本次这样的行为只是一般「盘查」,也必须要有「合理怀疑」。但是如果有前科就可以形成再犯的「合理怀疑」,那又是依照怎样的逻辑来产生合理怀疑?如果有前科就可以构成合理怀疑,那是不是要更生人不要出门?是不是间接证明台湾监狱制度没有教化作用?

从最近的案件中也可看出,部分员警对于法律的规定其实不太了解,要解决这样的问题,真的只有靠养成的教育和分发后内部的进修才能达成。当然,警察值勤是犯罪防治的第一线,员警的辛劳大家有目共睹。但员警的执勤同时也很容易出现人权侵害问题,唯有依循合法程序执行勤务,才能在保护人民基本权以及社会秩序维护中找出折衷点,也使的警察执行职务更受人民信服。

附带一提,假设最终该男子因为被阻拦三个小时,迫于无奈而「同意」被搜索,如果在这样的状况下搜到了毒品,这个毒品可不可以作为认定男子有罪的证据,就会因为该搜索为违法,而证据就必须要依据刑事诉讼法第158条之4的规定权衡判断是否可以作为证据了。

延伸阅读警察何时才能进行临检?警察可以随便把路人拦下来「盘查」吗?人民有配合的义务吗?面对警察随意「临检」、「盘查」 ,身份证一定要拿出来吗?